Latest Post

威海海洋职业学院培育海洋人才的摇篮 水产养殖学专业就业方向我来告诉你这些热门的工作岗位

南华早报(记者 王春楠 何定建 文/图)近日,南宁市五圩镇农民梁先生在销售火鸡时遇到了困难。 类似的例子并不少见。 近年来,为了发财,一些农民朋友开始饲养火鸡、野猪、蛇等特殊品种。 但由于产销衔接不畅、资金周转不畅、技术支持不足等问题,特种养殖常常遇到销售困难。 专家提醒:特种养殖有风险,农民不要盲目发展、贸然投入。

火鸡难卖,养殖户发愁。/

火鸡很难卖,农民们很担心。

邕宁区云岭野猪养殖专业合作社内,放养的野猪正在散步觅食。/

在邕宁区云岭野猪养殖专业合作社,散养的野猪正在散步、寻找食物。

困境:特色养殖遭遇销售困难

10月7日,吴圩镇永红村农民梁先生花了8000多元买了一批鸡饲料带回家。 他养了2000多只火鸡,鸡饲料只够五六天。 “这些火鸡早就养起来了,可以卖了,但因为没有商人收购,所以现在只能养着。” 蹲在一群火鸡中间的梁先生一脸悲伤。

梁先生今年第一次养火鸡。 “我有一个朋友,以前一直养火鸡赚钱,这让我很羡慕。” 于是,今年4月,梁先生凑了几万元,办起了一个养殖场。 从购买火鸡苗到饲养火鸡,花了四五个月的时间。 火鸡生长得很快,也没有任何疾病问题,但出售时却遇到了问题。 今年9月,火鸡已经准备出栏了,但一个月来我们一直无法联系商家购买火鸡。

“往年,广东商家主动收购火鸡,价格不低于每公斤5.3元,而且供大于求。不知道为什么,今年市场情况异常,需求旺盛。”火鸡的数量急剧下降。” 梁先生正在与客商洽谈。 他只是想拿回养殖成本,已经把价格降到最低了,但还是没能成交。 火鸡卖不出去,每天还要花很多钱养,每天都在赔钱。

今年4月,武鸣县城厢镇大黄黄村晨风肉鸽养殖场也遇到了类似的困境。 自从禽流感爆发以来,以前从全国各地涌来的商人不再来了,农场里一片荒凉。 种鸽场被迫采取各种措施来减少损失:将鸽子的一日三餐减少为一日一餐,不让母鸽孵化幼鸽……短短几个月,种鸽场就遭受了损失。损失惨重。 在那场动乱中,城厢镇的鸽友老黄也未能幸免。 他无法承受巨大的损失,不得不卖掉自己的鸽场。 他原本投资15万元,最后只卖了3万元。

原因:缺乏市场研判能力和风险意识

“目前,南宁市特种饲养户不多,主要品种有鸽子、野猪、火鸡、蛇等。” 南宁市水产畜牧兽医局畜牧饲料科副科长黄琪表示,南宁市特种养殖规模较大。 大的,很多养殖户还处于探索阶段。

她说,从南宁市特色养殖品种来看,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以原有乡土品种或改良品种为基础的养殖对象。 比如野猪、蛇、兔子、竹鼠等,原本野生资源丰富,基本没有人工饲养。 后来由于资源衰退等问题,进行了人工养殖; 另一类是从外地或国外引进的新物种。 这些品种在引进之前,普遍在原产地被证明具有良好的生长性能和养殖效益,如近年来引进的孔雀、火鸡、鳄鱼等。

黄奇分析,选择开展特色养殖的,多是正值风华正茂、渴望致富的青壮年农民。 他们具有强烈的创业意识,但在选择创业项目时,往往缺乏必要的市场研判能力和风险意识,常常陷入盲目追热点、抢冷门的误区。

“带××,可以拿回金币;市场供不应求,可以快速致富;专家传授,可以节省资金,循环利用……”黄奇说,很多特种养殖的广告都是用来具有类似夸大陈述的广告。 一些农民急于脱贫,很容易信以为真,产生误解。 落入陷阱。 “除了养殖品种是否容易饲养、是否特殊外,还要考虑自然环境是否适宜、当地市场是否接受、饲料供应的品种和数量是否能保证等。 ” 她提醒,很多特色养殖动物的养殖技术和技能还在探索中,疾病防治很容易导致“一病害死所有人”的情况,这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风险。

出路:合作模式可借鉴

“饲养特种动物本身就存在一定的风险,在销售过程中,更需要仔细分析市场需求和产能,预测其发展趋势和项目可行性。” 对于部分农户面临的困难,黄奇建议,要做好信息保障。 、实现生产与销售对接,建立以协议、合同为主的销售模式,提高把握市场的能力。

在采取行动之前研究市场并做出决定。 邕宁区云岭野猪养殖专业合作社在这方面有丰富的经验。 该合作社自2005年成立以来,每年生产商品野猪1.7万头,销往广东、福建、广西等地的高档酒店。 年销售收入超1000万元,带领50多名农民走上致富之路。

10月9日上午10点,合作社工作人员一打开猪圈门,数百头瘦肉型野猪就冲了出来。 有的去附近的泥坑打滚玩耍,有的在山坡上寻找草茎充饥。 ……合作社负责人李荣蝶说,过去,一些养殖户不了解野猪的饲养条件,像家猪一样饲养,导致野猪肥胖。 一些养殖户也没有按时给野猪接种疫苗和对猪圈进行消毒。 工作也没有到位,导致商家不愿采购。 为了帮助农民解决问题,合作社以协议价格收购农民饲养的野猪,然后进行几个月的自然饲养,让野猪瘦身到标准体型。 并进行集中驱虫、防疫、消毒。 这样饲养的野猪野味十足,味道鲜美。

今年,合作社也陷入了野猪滞销的困境。 于是,合作社雇了十来个人出去销售产品。 “他们中有几个是学营销的大学生,他们很有想法,进超市、搞团购、做烧烤,开辟了很多新的销售渠道。” 李荣蝶说,前几天,南宁一家烧烤连锁公司前去考察。 双方曾多次商谈推出野猪烧烤产品。 正当他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柳州一家大型超市派人联系他,想购买超市出售的产品。 “农民自己找市场肯定很难,现在有了合作社,帮我们解决了产品销路的问题,我们放心多了。”合作社成员李大成说。

黄奇还表示,一些农民以公司、合作社的形式组织起来,可以利用资金、信息、技术等优势,延长产品产业链,降低市场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