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威海海洋职业学院培育海洋人才的摇篮 水产养殖学专业就业方向我来告诉你这些热门的工作岗位

菜田村没有支柱产业,曾庆利上任后的首件事就是寻找适合全村发展的产业,“只有产业才是贫困户可持续增收的‘稳定器’。”

访村民、跑市场,曾庆利汽车的公里数从上任之初的7000公里直线公里,终于找到了适合菜田村的产业:大葱、早蜜桃和小龙虾。

曾庆利说,菜田村平均海拔上千米,冬寒,但推动村民增收致富刻不容缓。大葱周期短、见效快、耐寒,正是村民所需。曾庆利对大葱品种也“苛刻”,“要钢葱,它的葱杆硬,吃起来口感好。”为了让村民放下疑虑积极参与进来,曾庆利带头种植钢葱、拓宽销路。她把自己种植的钢葱样品带到成都、重庆,请当地农贸批发市场老板试吃。很快,成都、重庆、泸州、遵义、自贡的市场就盯上了菜田村,一车车钢葱沿着不断向前延伸的硬化路被带出深山,变成了钞票。形势一片向好,村民们联手把大葱产业发展到了200亩规模。

菜田村山高林密,适宜蜜桃种植。不过,曾庆利打起了时间差,种植早蜜桃,这个比同纬度的蜜桃要早上市一个月,“物以稀为贵,市场上独有的东西才能买得起好价钱。”发现村里的山泉水对小龙虾生长特别有益,曾庆利便组织村民“进军”小龙虾水产养殖产业。

但发展小龙虾水产养殖产业时,遇到了困难。涉及的村民怎么也不愿把稻田流转出来,村“两委”的同志甚至快到了要放弃这个产业的地步。“好不容易又为村民多找到一个支柱产业,怎能轻言放弃?”那时候,曾庆利几乎每晚12点了还在村民家中讲解发展小龙虾水产养殖产业的市场前景和收益情况,“镇上要为项目投资建设生产便道、水渠等基础设施,这些设施将作为资产入股小龙虾专业合作社,大家以后不仅有稻田流转收益还是入股收益。”利益联结情况说开了,村民们放下了芥蒂,纷纷自愿把稻田流转出来,小龙虾水产养殖产业在菜田村做成了。

村主任胡洪说,这就是曾庆利,既当大掌柜,又当小伙计,“她在村里起统领作用,具体事务由我们村‘两委’抓,但攻坚克难的时候,她又带头上。”这便是曾庆利处理驻村和村“两委”关系的方法:依靠而不依赖、既放手又融合。

菜田村五组村民李茂林透露,他虽然没去过曾庆利的家,但认识她的丈夫和儿子,“因为周末和节假日,她常把家人带到村里来工作。”李茂林表示,曾庆利的这个举动影响了不少村民,“她一个外地人都带着家庭为村里发展努力,我们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还有什么理由不奋斗?”“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ay……”四组的王化娜已经念小学五年级了,曾庆利教的英文歌《you are my sunshine》,她经常在放学的路上唱起来。曾庆利为村里的孩子们上了人生的第一堂英语课。只要有时间,她就会站上三尺讲台,用自身所学改变菜田村的教育面貌,斩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

这几年,曾庆利和村“两委”的同志与村民一道,联合改善了全村的硬件和软件。去年,菜田村退出了贫困村序列。

村民们把曾庆利当成了家人,给她取了一个小名叫“曾大葱”。今年5月,曾庆利的任期就满了,但她向组织申请再干一年,“因为在村里可以和不同的村民打交道,他们是百科全书,能让我不断成长。”现在,“曾大葱”正在谋划如何深加工大葱的事情,“延长产业链了,就能更好地避免市场风险,村民增收也才更稳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