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威海海洋职业学院培育海洋人才的摇篮 水产养殖学专业就业方向我来告诉你这些热门的工作岗位

生猪品种_生猪品种及图片介绍_生猪品种特点区别/

尹玉龙: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畜牧与健康养殖中心主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国猪肉生产经历了以育肥猪为主的小规模农户生产阶段,发展到引进瘦肉型猪品种并与地方品种杂交,提高瘦肉率的阶段,再到商品瘦肉猪品种的持续选育。 进入集约化生产阶段,生产能力大幅提升,生猪年销售量从1950年的6000万头增加到目前的近7亿头,占居民肉类消费的60%。 ◇高效种猪新品种培育的核心是种猪,饲料转化效率高,出肉量多,繁殖率高。 据测算,如果我国生猪饲料转化率从2.8:1降低到2.6:1,养猪业将节省饲料1300万吨以上,约相当于我国每年粮食进口量的10%。

文字 《望》新闻周刊记者胡永顺‍实习生吴倩

生猪品种及图片介绍_生猪品种特点区别_生猪品种/

辽宁省开原市庆云堡镇后石家堡村利君养猪厂饲养的生猪(2020年9月24日摄) 杨青/本报 摄

我国是世界生猪生产和猪肉消费第一大国。 生猪产业是我国畜牧业乃至农业的支柱产业。

良种是保证养猪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我国猪种业自主创新能力和良种供应能力不断提高,夯实了生猪产业发展基础,保障了居民“肉篮子”供应。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畜牧与健康养殖中心主任尹玉龙告诉《瞭望》新闻周刊,我国生猪种业已完成从引进吸收、改良升级向创新赶超、自主育种转变。 具备从基础研究、技术创新、应用研究到成果推广的创新能力。 在养殖技术方面,基本与国际水平持平,部分领域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具备与国际先进水平竞争的基础。 种猪生产性能不断提高,目前自给率达到80%以上。

《全国生猪遗传改良规划(2021-2035年)》提出,到2035年,建立完整的商品化繁育体系,自主创新能力大幅提升,核心品种源供应率保持在95%以上。 为实现这一目标,生猪养殖业发展还需要解决哪些短板和短板? 近日,尹玉龙接受《瞭望》新闻周刊专访,详细解读如何夯实生猪养殖业基础。

立足国内保障“猪肉自由”

《瞭望》:我国人民的“猪肉自由”是如何实现的?

尹玉龙: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养猪业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以育肥猪为主的小农生产阶段。 解放初期,养殖模式主要以农民散养为主。 饲养的猪基本都是未经选育的本地猪,瘦肉率低,肥肉高,生长缓慢。

第二阶段是引进瘦肉型猪品种,与地方品种杂交,提高瘦肉率。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猪肉的需求量增加,仅靠本地猪品种无法满足猪肉的供应。 1979年前后,生猪经济杂交育种受到重视,生猪“四化”(即本地良种母猪、进口公猪、一代杂交猪、人工授精)和杂交繁育体系的建立部分进行出去。 地区已蔓延,培育出三江白猪、湖北白猪等新品种。 与纯本地猪相比,瘦肉率显着提高。

第三阶段是商品瘦肉猪品种的持续选育和集约化生产。 随着人口增加,畜产品刚性需求持续增长,我国饲料资源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猪肉生产模式转向国际通行的商品化瘦肉型猪杂交生产,集约化程度不断提高。 瘦肉型猪具有高效、节粮、产肉效率高的特点。 目前,它们占全国生猪养殖量的90%以上。

经过上述三个阶段,我国猪肉产能大幅提升。 生猪年销售量从1950年的6000万头增加到目前的近7亿头,占居民肉类消费的60%。 为提高居民生活水平做出了巨大贡献。 贡献。

《瞭望台》:如何评价当前我国生猪养殖业的发展?

尹玉龙:我国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猪种质资源。 不仅拥有世界主流商品猪品种和来自多个国家的种猪资源,还拥有大量独特的地方品种资源。 种猪供应以中国为主。 有保证。

一是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养殖体系。 自2009年第一轮全国生猪遗传改良计划启动以来,已选定89个国家核心生猪种猪场和4个服务核心场间遗传交流的公猪站,覆盖全国24个省份; 已建成生猪养殖场15万个,核心组采集品种登记数据近900万条,有效性能测定数据700万条。 建立了以现场测量为主的生产绩效测量体系,建立了国家种猪遗传评价中心,定期发布种猪遗传评价报告,指导企业科学养殖。

二是自主创新能力不断提升。 以当地遗传资源和引进品种为原料,培育出新品种、新系及配套系15个。 建立了基因组选育平台,建成了国家级保护猪品种DNA特征数据库。 区域联合育种实体相继成立,迈出了实质性联合育种工作的重要一步。

这些措施为我国生猪养殖业自主创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杜洛克、大白猪、长白猪重要经济性状遗传进展得到提高,基本形成持续改进、稳步提高的良性循环。 近十年来,全国平均每年进口种猪不足1万头,占核心种猪存栏量不足10%。 少量进口生猪主要用于补充资源、更新血统、提高生产性能。

中国国际生猪养殖竞争策略

《瞭望》:您认为我国生猪养殖业发展还存在哪些短板?

尹玉龙: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养殖新技术的应用和养殖效率的提高,提高种猪生产性能的国际竞争力。 2009年至2020年实施的生猪遗传改良计划已基本建立起改良繁育体系,但基础繁育工作仍存在薄弱环节。 基因组选择、表型智能判定等关键技术应用滞后,自主创新能力不强,疾病纯化力度不够。 安置等问题依然突出。

目前,制约我国生猪品种改良的因素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是养殖主体不强,企业养殖积极性不高。 企业是养殖主体。 一方面,我国一些养殖企业长期以来存在“重引进、轻选育”的思想,实际上成为了扩大国外种猪的企业; 另一方面,我国养殖企业数量多、规模小、分散。 高水平商业化育种企业少,研发和育种水平远远落后于世界一流水平,育种新技术应用滞后。

二是缺乏对我国地方猪种资源特性的系统研究。 我国养猪业利用地方品种资源生产的商品猪比例不足10%,地方品种资源没有得到有效利用。 近年来,当地生猪资源的开发利用受到重视。 但基础研究薄弱,缺乏对种质特性的系统研究,缺乏可持续的育种工作,地方品种保护、选育和开发利用尚未形成良性循环,缺乏国家级的育种工作。产品质量高,影响广泛。 知名生猪品牌。

三是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尚不能适应现代生猪养殖业发展的需要。 我国生猪养殖业发展尚未形成科研机构与企业定位明确、分工明确、合作密切的种业科技创新体系。 育种技术研发和商业化育种的发展机制尚未完善。 我国生猪养殖科研单位和人员虽然数量较多,但低水平的重复研究较多,高水平的原创性研究成果较少。 追求发表论文的研究很多,解决育种实际问题的研究很少。 生猪养殖企业自主创新能力较弱,尚未形成养殖科技投入和创新主体。

建立完整的种猪商品化饲养体系,将促进我国生猪养殖业的发展。 要加强主流商品猪品种选育,瘦肉型品种生产性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确保更高水平的良种供给。

《瞭望台》:对于推动我国生猪养殖业的发展,您有什么建议?

尹玉龙:国际生猪养殖的竞争是商业化瘦肉型猪养殖效率的竞争。 要部署猪种业自主创新重大科技专项,加强猪种业基础研究和养殖技术创新应用,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生产性能的瘦肉型猪。

建议国家布局种业重大工程,开展种猪主要性状形成机制基础研究,发现优良遗传资源; 开发建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通量、低成本的表型和基因型鉴定平台,创新和推广数字化育种、全基因组育种等关键育种技术体系; 突破基因编辑、基因设计育种、干细胞育种等原创技术,有针对性地创造新种质资源。 创建现代生猪养殖模式,不断提高我国生猪种业自主繁育能力,引领生猪产业高质量发展。

此外,地方品种是研究猪表型性状遗传基础的重要资源,也是培育新品种的重要遗传宝库。 必须加强地方生猪品种的开发利用。 总体目标是以当地猪遗传资源为原料,培育特色品种,充分满足多元化市场的消费需求。 有针对性地开展部分地方猪品种的选育、杂交等研究工作,提高地方猪品种的利用效率和生产效率; 将主流瘦肉型猪品种培育与当地资源相结合,培育优质抗逆猪新品种。

三是建立完善的种猪商品化养殖体系。 根据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的品种审定要求,培育一个猪新品种需要1000头以上纯种基础母猪。 这就需要科研机构与企业深入合作,培育壮大养殖实体。

建议完善种质创新和推广补贴政策,支持生猪种业龙头企业建立完善的商业化繁育体系; 依托行业和政府部门的猪场数据管理系统,依托基因组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和智能测量等最新数字技术指导养殖企业系统收集和利用扩群性能记录加快建立全产业链和大数据培育平台。

种养结合助力畜牧业碳达峰实现碳中和

《瞭望》:对于解决生猪养殖、环境保护和粮食安全之间的矛盾,您有什么建议?

尹玉龙:生猪高效养殖和环境保护是当前养猪业协调发展的总要求。 为解决生猪养殖、环境保护和粮食安全之间的矛盾,我们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培育高效种猪新品种。 其核心是要求种猪饲料转化效率高、产肉多、繁殖率高。 据测算,如果我国生猪饲料转化率从2.8:1降低到2.6:1,养猪业将节省饲料1300万吨以上,约相当于我国每年粮食进口量的10%。

二是加强饲料资源开发利用和精准营养供给技术研究,提高饲料转化效率。 建立技术方案,减少玉米、豆粕用量,节约饲料粮用量,提高猪饲料中非常规饲料资源的利用率,缓解人畜争夺食物的矛盾; 开发益生菌、抗菌肽等新型绿色饲料添加剂,推广应用生猪全过程无抗生素饲喂技术方案,促进生猪肠道健康; 研发生猪精准营养供给和饲养技术,提高饲料转化效率; 开发并整合应用基于营养干预的养猪养殖废弃物减量化技术,从源头上减少粪便和废弃物中有害气体的产生量。

三是提高标准化规模养猪场养殖水平。 加强智能化生猪养殖技术装备创新,大力推进生猪生产全过程机械化、智能化发展。 聚集农业、工业、信息技术、环保等多学科技术优势资源,创新开发集精准饲喂、环境调节、粪便处理为一体的成套设施、设备和技术; 打造规模化养殖、精细化饲养、粪便处理的舒适环境,建立污水处理全过程机械化技术规范体系。 建立集畜牧机械研发、生产、推广应用、养殖模式改革、粪便资源化利用为一体的综合实验示范基地和联盟,加强畜牧养殖全过程机械化技术培训、指导和推广。服务,推动新成果转化应用,打造农机牧业融合发展示范模式。

四是大力推进粪污资源化利用。 以资源化利用为重点,因地制宜采取还田、生产有机肥等粪污处理方式,加快对粪污资源化利用创新的引导和支持,增强粪污资源化利用强度; 加大政策支持力度,通过政策引导社会资本参与猪粪处理,鼓励建设区域商品有机肥生产厂,拓展粪污行业在机械施肥、效果检测等方面的业务发展; 结合全县粪污资源化推广和商品有机肥推广应用,建设一批中等规模养殖场示范项目,以供给绿色优质农产品为目标,以粪污资源化利用为重点,形成绿色农产品标准化生产基地。

总体而言,种养结合是帮助畜牧业碳达峰、实现碳中和的关键,而粪便处理是核心环节; 降低畜牧业的料肉比是对减排的最大贡献。 饲料源头减排技术、精准营养技术、养殖废弃物减排技术以及种养结合的循环农业模式是畜牧业实现碳中和峰值的关键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