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威海海洋职业学院培育海洋人才的摇篮 水产养殖学专业就业方向我来告诉你这些热门的工作岗位

虽然整个事态的发展打击了不少非法捕猎非法交易的犯罪行为,可在打击非法行为的同时,无辜躺枪的合法养殖户可倒了霉。

整个打击非法的事态最终演变成了打击合法养殖,不免回想起“19专家联名禁野”“养殖户众筹资金状告野保专家”等事件。

据我所知 ,成百上千的鹦鹉养殖户不停的给农业部发电子邮件,据说最多的时候鹦鹉类邮件排农业部所收邮件的第三名。

新华社北京4月29日电题:全面提升动物卫生水平——全国会组员分组审议动物防疫法修订草案。

我听到过一段录音,是某鹦鹉养殖企业打给巡视组的通话录音,其中巡视组将“虎皮鹦鹉”规划进国家三有保护动物中。

《三有名录》的诞生是为了加强对我国国家与地方重点保护动物以外的陆生野生动物资源保护与管理而出台的保护措施——即“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由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制定并公布。

《三有名录》中的保护动物,全部都是我国本土有分布的物种,而虎皮、面类牡丹、玄凤鹦鹉均不在此保护范围中。

疫情结束后,上至央视主持人,下至各路形形色色网络主播等拼命带货,只为帮助受疫情冲击严重的企业起死回生。

可他们不知道,在各企业线上满盆钵满的同时,有一批同为农业养殖企业的老板他们正在怨声载道,头顶烈日跪地求人。

由湖南省各养殖企业自发的一次,由于养殖成本颇高,再加上大约4个月的毫无收入,各路老板已经顶不住了。

在维权当日还有养殖户顶不住炎热的天气中暑倒地,在这四个月中“养殖动物”和“野生动物”的概念一直纠缠不清。

直至之前对于代表的采访中,全国政协委员、江西农业大学副校长刘木华委员提出:“我国人工养殖野生动物历史悠久,野生动物驯化养殖已成为乡村振兴重要产业。作为农民脱贫增收重要途径的农业特种养殖是否还要继续发展?部分养殖专业户该何去何从?”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接受采访,介绍了国内病毒溯源进展及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调查等疫情情况。

高福表示,自己在1月初曾经到武汉亲自采集了一些标本,提取的动物样本中没有检出病毒,但包括下水道废水在内的环境样本中,有检出病毒。

高福称,“可能最早,我们推测海鲜市场可能有,但现在看来,海鲜市场本身也是受害单位,在这之前病毒已经存在了”。

大批量养殖动物被“无害化处理”,并且之前竹鼠案还登上微博热搜,不过短短一会的时间便无人问津。

我始终坚持的我的观点——禁止并不解决问题反而制造更多的违法行为,行业整改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毕竟在全球几乎所有国家都有猎人的存在,都有食用猎杀野生动物的习惯,而反观我们现在所食用的,所谓的“野味”也经历的几十年人工养殖。